最新网址:www.wangshugu.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继祖传宗-> 第三百四十八章 四张告示

第三百四十八章 四张告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刘继祖也一直在思考这个事,因为他现在知道了崔安世的身份,这可是不得了的消息,如果河南道的山贼有这样的背景,那可不能等闲视之。而且‘崔安世’这人才智非凡,很不好对付,要想办法把这个消息告诉红巾军才行,不过那是后面的事,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京畿道才行,想到这里,他答道:“咱们先去潼关碰碰运气,如果能顺利通过进入山西道,那咱们就安全不少,如果潼关走不了,咱们只能继续南下走武关,然后再根据情况,看是去江北道还是去河南道。”

    琳儿对此似乎是充满了向往,激动地说道:“他们虽然说我是江南道人氏,但自我记事起,我还没出过京畿道呢!现在能去这么多地方,实在是太棒了!”

    刘继祖苦笑道:“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这一路绝对不会太平,肯定会危险重重的!”

    琳儿撒娇道:“我不怕,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刘继祖摇头道:“我可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厉害,再说了我就一个人,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

    琳儿的性格似乎慢慢在改变,变得十分开朗。对此刘继祖十分惊讶,按理说她从小被卖,进了相府又备受郎夷光的虐待,昨晚还被那些殿前侍卫欺负寻死觅活的,现在跟了刘继祖,竟然不住撒起娇来,她嘟着嘴说道:“我不管,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就要保护好我才行!”

    刘继祖无奈苦笑道:“好,好,但你必须听我的才行!”

    琳儿又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刘继祖说道:“人家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话容易让人往歪处想,刘继祖差点又想入非非了,心想还是这样的女孩好,但这些女孩的命都很惨,可能正是这种悲惨的命运把她们塑造成了这样的性格。刘继祖伸手拉住琳儿的手,笑道:“那就好,等咱们买到衣服后,我就把你化的再丑点,那样一来,即使没有我保护也没人会来伤害你了!”

    琳儿听了气的把手缩了回去,嘟着嘴把脸扭到了一边。刘继祖笑道:“我师祖说过,‘在这个世道,丑陋才是女人最好的保护。如果一个女人又丑又穷,你求着那些坏人去看,他们都不会看的。’你虽是丫鬟,却长在相府,很难遇到危险的,你根本想象不到外面有多危险!”

    琳儿听了脾气就收了,她实际上只是在撒娇,并没有真的生气,她看着刘继祖说道:“我是很小的时候就被家里人卖来京畿道的,只听卖我的人叫我贾琳儿,说我是江南道人氏,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从小就伺候郎夷光,跟她一起长大,确实没遇到过什么危险。听你这么说,外面那么危险,难道外面的人都是坏人吗?”

    刘继祖摇了摇头,“不能这么说,总体来说坏人并不多,纯粹的坏人更少,但好人受到诱惑后,有些就会变成坏人,千万不能给他们这些诱惑,人性也经不起试探!更何况现在这个世道,很多好人活不下去,为了活命,他们只能变成坏人,因此路上的坏人越来越多了,你后面会看到的!”琳儿听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一路聊着天赶奔了潼关。

    就在刘继祖赶奔京城东郊的那个下午,在京城北郊很偏僻的一个道观里,在最宽敞的一个大殿里这时有十几个人聚在那里商议着什么,正是逃走的三宗联盟那些人。不过这时在大殿里的只有十五个人,是这次三宗门派出的领头人。大殿正中这时有一张桌子,围着桌子有三张椅子,只有三个副宗主坐在上面,其余的人都在各自副宗主身后站着,这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桌子上摊开的四张告示,脸色也都十分难看。

    三宗联盟这次每边都损失了差不多九十个弟子,可谓损失惨重。而且他们的灵兽、灵虫、毒雾、暗器甚至武技在五方联盟面前都失去了效力,这才是对他们最致命的打击,作为三个宗门的纯血种,他们的脸色没办法好!

    他们看着的那四张告示当然就是刘继祖冒险深夜贴出去的,没想到却全部被三宗门的人收走了,怪不得那么爆炸性的消息在没有秘密的京城都没有掀起一点波澜!这时牧长青先发了话,“各位,根据目前咱们了解到的情况看,这些告示上写的都是真的,不知到底是不是李传宗所写!”说完就看着黎灿。

    黎灿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安排了最好的匠监用你们提供的李传宗留在书院的字迹和这四张告示进行了比对,匠监们说这个告示上的字迹有两张很潦草,另外两张字迹工整了些,但从用笔习惯看应该是一个人写的,不过告示上的字和李传宗在书院留下的字迹并不符合。”

    牧长青听了一愣,抬头看着黎灿问道:“这么说,这些告示并不是李传宗写的,而是有人冒充李传宗写的了?”

    黎灿却摇了摇头,“牧师兄,您先听我把话说完,虽然字迹并不相符,但匠监们也说了,这告示上的字和李传宗的字迹在写字的规律和书写习惯上却是一致的,因此他们推测这四张告示极有可能是李传宗用左手写的!”

    齐无忧听了盯着黎灿问道:“黎师弟的意思是这四张告示果然是李传宗写的了?”

    黎灿点了点头,“按照匠监们的说法,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握,但可能性很大!”

    听了这话,齐无忧却皱起了眉头,扭头看着牧长青问道:“李传宗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告示贴到书院据点的门口呢?他是要把这个事告诉书院吗?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不久前还在追杀他,他为什么这么好心?这不符合人之常情,也完全没有道理啊?”

    牧长青摇头道:“这些问题我也没想清楚。那天夜里由于有抓捕李传宗的事,我们京城据点的弟子晚上都有当值的,那晚正好看见一个人后半夜在我们据点对面贴告示。这个弟子很警觉,他等那人走了之后,才趁着街上没人把那告示给揭了,谁知一看竟是这种内容,而且落款人居然是我们一直在追杀的李传宗!那个弟子立即就把据点的其他人都召集了起来,分头去找这个人。但那人早就又躲了起来,他们还到京城其他的布告墙上去寻找,总共又找到了三张这样的告示,就一并都揭了。还好是我们先发现,要是让这个消息就这么散出去或者让五方联盟的人先发现,我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但事关重大,我们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两位,并报告了三宗门的宗主,咱们三宗联盟才调整了目标,首要任务变成了试探五方联盟的真假虚实,次要任务才是追杀李传宗。现如今首要任务是完成了,这告示上所说的也基本是实,但我也搞不清楚李传宗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时姜梦突然说道:“各位师叔师伯,我倒有一个拙见,只是有些问题没搞清楚,不敢贸然开口?”

    牧长青听了,看着她笑道:“你的性格和你母亲好像,都是那么端庄稳重,将来一定能继承无为谷宗主之位,你的见解也一定错不了,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周围的人听了姜梦和牧长青的话都是一惊,谁都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他的身份可不一般,他是乐知书院的副宗主,也是传经楼的楼主,他说这话是不是意味着书院支持姜梦?姬如龙听了这话眼珠转了转,颇有深意地看了牧长青一眼,牧兰确是撇了撇嘴。止戈城的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神色阴晴不定。反应最明显的当然是无为谷的人,齐爽和吕逸对视了一眼,都笑着点了点头,齐无忧却回头看了那白衣人一眼,白衣人面无表情地给齐无忧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

    但还没等无为谷的人说话,黎灿却先说道:“牧师兄这话说的,姜蝶师姐活的好好的,您就替人家无为谷安排接班人了?再说了,人家姜蜩师弟也在这里呢,姜蜩师弟文武双全,年轻有为,在无为谷也是颇有威望的,您怎么能确定下一任宗主一定是姜梦师侄呢?”

    这话一出口,众人又是一惊,特别是无为谷的众人,实际上无为谷目前已分成了两派,齐爽和吕逸是姜梦这一派的,但齐无忧很明显是姜蜩一伙的。虽然齐无忧在宗门内的职位比姜蜩高,但很明显他遇到什么问题都是要询问姜蜩的意见的。

    因此这话一出口,齐爽和吕逸就看向了黎灿,同时又看了姜蜩一眼,齐无忧也看了姜蜩一眼。姜蜩却还是老样子不动声色,但还是给齐无忧使了个眼色。齐无忧和他有默契,知道他的意思,笑道:“多谢两位关心我们宗门的事,不过我们谷里的事就不劳各位费心了!梦儿,你有什么问题就快问吧?”

    姜梦整个过程也是波澜不惊,表现的和姜蜩很像,她听了齐无忧的话,问道:“问题倒也简单,那就是李传宗到底知不知道书院在京城的据点所在?”

    牧长青想了一下,说道:“这个很难说,我们那个据点算是半公开的,是代表宗门在京城接任务的,一般有点手段的江湖中人都是知道的,相信你们也是知道我们那个据点的,那并不是什么秘密据点。但李传宗知不知道,我也不清楚,毕竟这人进入江湖还不满两年时间,且大部分时间还在逃亡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