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黄河惊奇手札-> 第六十八章:以血祭棺

第六十八章:以血祭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看到水晶棺椁的浮现,我的视线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住了。等我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移不开目光。

    水晶棺会出现在水面附近,毫无意义是极不合理的。它就像个幽灵般在水面之下,隐隐约约地好像有一个人影在浮现。

    那个一直模糊不清的人影在水晶棺的震动中浮到了最顶端,我清楚地看到那竟然是一个戴着黄金面具的女人。

    就在我看着她的时候,那在古棺中沉睡可不知道多少时间的女尸,竟然忽然睁开了眼睛!从黄金面具的眼眶之后,两束阴冷的目光向我投来。

    我当时的惊悚仿佛血都在瞬间冻结了,就在瞬间感觉脑袋一晕,整个人头重脚轻地往水里跌去。但就在这时,皮艇边忽然冒出一个人头来,紧接着怪人从水里钻了出来,千钧一发之际将我推了回去。

    “都别回头看!”他披头散发,皮肤苍白的好像一个水鬼。他翻身而上皮艇,把想冲过来的大杨和震子生生喝住。

    我觉得脑子的眩晕感没有消退,反而变得更加严重,恶心想吐。接着我吃惊地看到怪人居然双膝跪了下来,冲水晶棺所在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然后他跪着用刀划开自己的掌心,这次我看的清清楚楚,他的手心那块是真的没多少血,滴下来的也是颜色很淡,有些粉色的血液。

    他高高举着自己的手,让血滴入水中。我不敢探头去看,也没法探头过去,所以我也不知道水晶棺怎么样了。因为那种眩晕感变得更强烈,让我当时感觉自个儿很像晕船了。

    只听到怪人说:“快走,谁也别回头看!”

    大杨和震子这会儿也不敢怠慢,拼了命地划船。也不是他们没义气,实在是这样的环境下,洛嫔和绷带男人在哪儿都不知道,上哪儿找去?

    终于他们看到了那狭窄的水道,水位已经上涨到几乎要把洞给淹没了。我们几个都要低着头、矮着腰才能通过这里。

    我因为那莫名其妙的晕眩感,整个人几乎是趴在皮艇上边的。到最后我干脆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稀里糊涂地,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在一个很大的祭坛上边,有很多留着清朝那种鼠尾辫的人围在祭坛的旁边。他们嘴里喃喃说着听不懂的咒语,每说一次,便用特质的刀子从我脸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疤!

    那种痛苦让我忍不住尖叫挣扎,但手脚都被捆着而挣扎不可。最后的梦里我似乎是伤重,被放干了血,失血过多死了。

    我以一种奇怪地视角,看着自己被装进一口水晶棺之中,那水晶棺又被装入一口宝石椁中,最后,那口宝石椁被安置上一艘看上去很不祥的黑船上头。

    一重棺,三重椁。

    可以说,这艘黑漆漆的黑船,也能视为一重椁。

    我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呢,忽然我面前出现了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女人。在水晶棺中睁开眼,冷冷看我,我被吓得大叫一声醒了,眼睛一睁,竟然看到的是天空!

    我怔了怔,下意识地以为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可紧接着就听着轰隆隆一声巨响,远处似乎山崩地裂般的响声,接着我就看到张家店西边的山壁整个都塌了下去!

    “乖乖,还好那小哥说的准,不然我们留在山上肯定得被活埋了!”我听到大杨的声音,抬头看了看,大杨和震子都在不远的地方休息,但我没看到那怪人。

    我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震子的注意,他露出一张大脸冲我笑说:“醒啦?快看看,看到没,他妈的,我们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这次我非得死在那地宫里不可!”

    大杨坐在一边休息,看那样子从地宫里边逃出来也是累坏了。我摸了摸自己发涨的额头,问:“是你们救的我?”

    大杨摆手说:“这可不敢贪功,有一说一,是那个跟你一起的小哥把你背出来的。妈的,我大杨这辈子没服过社会,那小哥我是真心服气,你这么大个人,他愣是能背着你从那要被大水冲塌的地宫里边逃出来!”

    我听着一阵发愣,不难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急,而我竟然在那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晕了过去!那个怪人竟然没有选择把我当累赘丢下,反而把我背了出来。

    我都不知道欠他几条命了。

    我看了看那坍塌的山壁,能听到张家店人惊慌失措的大叫声,心有余悸地问:“佚名兄弟他人呢?我得好好谢谢他。”

    但是大杨和震子同时摇头,说没看到。那人就突然不见了,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我一听,越觉得他神秘了,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不由得一愣,惊出一身冷汗。

    怪人给我的挂坠,竟然不见了!?

    《黄河惊奇手札》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

    喜欢黄河惊奇手札请大家收藏:()黄河惊奇手札搜更新速度最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