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u.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重生后校霸奥冠反派都宠我-> 第103章 不可能判死刑

第103章 不可能判死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样,他的心会好过一点,他可以告诉自己,是因为他有所愧欠,所以易旸才要背叛他。

    可是,易旸笑了,笑容中充满了嘲弄和鄙夷不屑,但还不用开口就已经告诉了路温答案。

    他看着路温的眼睛,这是一双瞳仁饱满,眼尾上挑的桃花眼,说:“不是,你怎么那么傻呢?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青衣门的宝藏来的。”

    他松开路温的下巴,说:“不是你那么没常识,我也不会进展的那么顺利,你看着我才几岁呀?我怎么可能去修马桶呢,那天真正修马桶的人都已经被我敲晕了。”

    “我继父是做盗墓发家的,我们家就没有一笔生意不是沾着血的。靠掠夺和杀人是最容易发财的了。”

    “你们青衣门的宝藏,我们家已经盯了很久了。包括陶斯咏。那天他打电话叫修马桶的,终于让我有了可乘之机,但我没想到他居然会直接把我带到了这里,还害得我的一只手被你砍断了。”

    路温愣怔着,不敢相信之前手无缚鸡之力还需要他保护的易旸居然变成了这样的人。

    不,他一直是这样的人。

    路温眼中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说:“所以你当时要帮卿卓灼逃跑,其实是想要用她来威胁我们。师父送你下山后,你又回来了,是想要给其他人通风报信?”

    说完这话,他的心已经疼得毫无知觉了。终于尝到被至亲背叛的滋味。

    易旸点头,神情中充满自信,说:“我们找青衣门很久了,但一直没有找到在哪里,你们这里的信号还是屏蔽的。直到我回家以后,找到了这个东西。”

    他扬了扬手腕上的黑色链子,说:“这个东西可以发送定位,不受信号的影响。”

    路温死心了,不远处传来的青衣门弟子被杀害时求救的声音,还有利刃划破血肉的声音,让他整个人如同浸在寒冰之中。

    他们,是他害的。

    他万死难逃其就!

    他闭上眼,说:“你现在可以杀了我,为你自己报仇了。”

    易旸暴怒,没得到路温的哀求,让他很是挫败。

    他一把捏住路温的脖子,说:“你想得美!你砍断了我一只手,还想死的那么干脆利落?”

    路温再次睁眼时,目光中一片死寂,他说:“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也可以砍断我一只手。”

    易旸用尽力气,朝着那张脸狠狠扇了一个清脆的耳光,说:“我不会便宜你的!你加注在我身上的伤痛,我会一百倍一千倍地还给你。”

    卿卓灼是被一阵强光刺醒的,她听到了很多吵闹声,还有敲木头的声音。

    她立马反应过来,惊喜地对系统说:“我哥来救我了!”

    一定是,她发送完位置,唐一爻就来救她了!

    哥哥真可靠!

    她就原谅他当初为了唐柳依,把她一个人丢在横店了。

    系统睡眼惺忪地说:“停止!你太吵了,我都睡不着了!”

    卿卓灼说:“好嘛!不好意思,我太兴奋了。”

    很快,救援人员撬起了棺材盖上的十二颗钉子,成功地把棺材盖给取了下来。

    卿卓灼重见光明。

    她用手捂着眼睛,强光刺痛了她的眼,让她十分不舒服。

    昨晚接到报警电话的那个警察,看到棺材里真的有人,不由得惊奇道:“还真有人啊!我昨晚以为是个鬼呢。”

    卿卓灼问:“请问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怎么才能配合你们的调查呢?”

    警察看着她血迹斑驳的衣服,说:“我先送你去医院鉴定伤情。然后你做一下笔录,既然嫌疑人把你绑到了这个地方,那案件也会转移到这里。我们这里的警察都会参与工作的。”

    卿卓灼点头,眼前又浮现出了自己被推倒在地,被皮带抽打,那人还往自己胸口狠狠踹了一脚的场景。

    很快,她就被送到了医院,做了全身检查。

    “伤得非常严重,这简直就是毫无人道的虐待,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好皮,内脏也有损伤,之前昏迷多日,对大脑也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

    医生看着一张张c片说。

    然后他充满同情地问:“你的家人呢?怎么没有人来看你?”

    这句话像个开关,触动了卿卓灼所有负面的情绪。

    唐一爻,奶奶,宋妈,都不在这里。

    即便他们在这里,也总有人会问:“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不来看你?”

    有的时候,刺痛人的不是他人明晃晃的恶意,而是自以为的关心。

    她眼眶发酸,连忙低下头去。

    警察早已经了解了她家的情况,对医生说:“他的家人马上就赶来了,你给她检查身体就可以了,多余的不要问。”

    由于伤势太过严重,卿卓灼被安排着住进了病房里,并且还要做更多更深入的检查。

    照顾她的警察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他看到了她泛红的眼眶,不熟练地安慰道:“别难过啦。我之前接手的案子里面,有的时候受害者一个家人都没有了。”

    说完这话他又觉得自己说的很不对,摸了摸鼻子,尴尬地坐在椅子上。

    “我没事。”

    卿卓灼强颜欢笑,但心底对陶斯咏的恨意更深了。

    当他绑架她,害她错过股东大会的时候,她都还没有那么恨他。

    可是他残忍地对易旸下手,把自己丢到怡红院那种地方,害自己被虐待凌辱的时候,她就知道这辈子,她都不会再原谅他了。

    而现在,自己终于得救了,却要承受家人在很远的地方,自己孤身一人的孤独不便。

    自私自利,以自己为中心,眼里只有的陶斯咏是不可能想到这些的。

    他只知道,他要,别人就必须配合。

    不配合,他就会毁掉那个人。

    许多警察走进了门房,为首的一个还拿着本子,应该是来做笔录的。

    “小卿,你的情况怎么样了?现在可以接受询问吗?”

    警察问。

    卿卓灼点头,说:“可以。”

    “你是二月十一号那天晚上十点钟左右被绑架的吗?”

    警察问。

    卿卓灼回忆了一下,订婚宴和股东大会都在十二号,她是前一天被绑架的,那就是十一号,点头说:“是。”

    “那是嫌疑人陶斯咏用电话把你约出去的对吗?你也看到了他的脸了是吗?”

    卿卓灼说:“是的。”

    “他有同伙吗?使用的工具是什么呢?这些你有印象吗?”

    警察问。

    卿卓灼说:“有,是一个叫路温的男生。工具应该是什么致人昏迷的粉末吧,当时我打开了一个盒子。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我就晕倒了。”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警察是事无巨细地把她被绑架的经过都问了一遍。

    她全都照实说了。

    现在案件没有什么争议的地方,就是陶斯咏和他的同伙绑架了她,但比较难的一点是,他们找不到嵩山青衣门的位置。

    几个警察听她说,嵩山上还有人居住,甚至还有大型组织的时候,都惊讶的面面相觑。

    还有他们也对她说的“瞬移”,“砸破脑袋却能马上治好的粉末”不太相信,还有的和同事交换眼神“她应该是傻掉了吧”。

    卿卓灼知道那些事情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自己也不会相信,就不多做解释了,免得他们以为她是神经病。

    警察们集合队伍,往她说的嵩山去了。

    照顾她的警察给她买来了粥,然后上下打量着她单薄的身体,说:“真不容易啊,你受了那些折磨,居然没有死。有的受害者没遭受什么,直接给吓死了。”

    卿卓灼笑了,这个警察也太不会说话了吧!

    忽然,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走到她床前,嘴唇翕动,眼中充满了血丝和难以抑制的激动。

    卿卓灼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哥哥吗?

    面前的男人胡子拉碴,满面风霜,风尘仆仆,仿佛一个进城打工,站了四十八小时火车的人。

    两人对比,好像他才是那个被绑架,饱受摧残的人。

    “灼灼!”

    唐一爻哽咽道,他在看到她脖子上,脸上的伤痕后就崩溃了,整个人溃不成军,他上前来用力抱着她,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我真是该死……”

    唐一爻在她耳边大哭,似乎要把这些日子的担惊受怕,绝望悲伤都发泄完。

    卿卓灼愣怔住,哥哥怎么会那样认为呢?

    她很快反应过来,他是在说他因为唐柳依自杀就把她丢在横店的事。

    她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这样的哥哥,眼里只有她的哥哥,好久都没出现了。

    她拍拍他的背,哄他:“不是你的错呀。就算你当时跟我一起在横店,我后面还是会一个人去赴约的。”

    唐一爻用力地擦擦脸,说:“不,你不懂。”

    对于在乎的人,那是一点差错,一点亏欠都不能有。

    卿卓灼还是不懂,但她不想再问了,好像再多问一句,就会击败脆弱单薄的唐一爻。

    “既然我在你心里那么重要,那你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为了唐柳依丢下我了?”

    她问。

    她知道在那件事情里面,唐柳依是无辜的,是受害者,但她真的受不了对方一次次的用这个理由抢走哥哥。

    “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唐一爻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她露出来的伤口,满是心疼,问:“医生,给你开药了没?擦药了吗?”

    卿卓灼点点头,医生给她擦了药,她才换上病服的,如果穿的还是原先那件血迹斑驳的衣服,还不知道哥哥要怎么心疼呢!

    唐一爻看着她白皙干瘦的脖子,小声问:“那个王八蛋有没有把你……”

    “没有,没有。”

    卿卓灼连忙摇头。

    唐一爻松了一口气,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陶斯咏是喜欢她才囚禁她的。

    他又说:“有也没什么事的。”

    “真的没有。”

    正在这时,一行警察又进入了病房。

    为首的那位在看到唐一爻时微微诧异,问:“这位是?”

    “这是我哥哥。”

    卿卓灼连忙介绍。

    唐一爻站起来,满怀感激地说:“我是他的哥哥唐一爻,谢谢你们,是你们救了我妹妹。”

    警察上下打量着他,光看他的外表就知道他这些日子饱受折磨,而且是一听到有消息就赶来这里。

    警察说:“你有他这样的哥哥真是幸福呀,江城离我们这里有六个小时的飞机呢!他这是连夜赶来的呀!”

    卿卓灼愣怔,原来那么远。

    怪不得唐一爻看上去那么憔悴。

    唐一爻有些不好意思,问:“请问警察先生,现在案情调查的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警察坐了下来,一脸严肃道:“根据受害者提供的消息,我们找到了她遇害的那个妓院,但是她说的青衣门我们没有找到。”

    卿卓灼毫不意外。

    她进入那里都是被迷晕了,瞬移带着进去的,根本不能为警察提供有利的信息。

    唐一爻蹙眉,说:“那么害我妹妹那个畜生,可以抓到他吗?”

    警察点头,说:”能,现在受害者不在他手上了,我们也不用担心其他了,应该能很快就抓到他。”

    卿卓灼看向门外,她不觉得警察说的话是真的。别说陶斯咏还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了。就说他们现在连青衣门都找不到,怎么可能抓得到他?

    唐一爻又问:“他把我妹妹害那么惨,抓到他,以后可以判死刑吗?”

    警察面面相觑,一脸为难,说:“嫌疑人今年才十五岁。我们国家几乎没有判未成年人死刑的案例。”

    卿卓灼点点头,说:“这些我之前也有了解过。”

    唐一爻愠怒,站起来说:“十五岁又怎么样?十五岁把一个人的人生毁了,难道不应该死吗?”

    警察连忙劝道:“别冲动。判不了死刑,但他肯定要被关几年的,到时候有了案底,他出来了肯定是会有影响的。”

    唐一爻怒道:“他们家有钱,就算他有案底在身,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而我妹妹却被他折磨了那么多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