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u.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魏总的小魁星-> 115我老爹都死了十年啦!

115我老爹都死了十年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魏子勋一听我让他睡沙发,立刻不乐意了。

    “哎?孟小魁,你怎么这么不讲义气?让我堂堂大总裁睡沙发?你昨晚……”

    我听他提昨晚,怕他提起我的糗事。

    立刻冲他吼道:

    “你不愿意睡沙发,就回自己房间睡去!你自己选!”

    魏子勋无奈只得委委屈屈地睡在沙发上过夜。

    可是他太长了,沙发不够长!

    只能委屈扒拉地蜷缩着身子!

    大棉被也多半都掉在地上!

    半夜我不知怎么醒了,就起来去看看他。

    见他棉被整个都掉地上了,正抱着胳膊怕冷的样子睡着!

    看着还真是怪可怜的!

    堂堂一个大总裁,被我这小助理给欺负成这样了?

    就赶紧把棉被捡起来,给他重新盖上。

    并把挡住他下巴的棉被,给他掖好。

    看着他熟睡的俏脸,忽然觉得那样子还蛮可爱的。

    谁知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却惊讶地发现:

    他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

    而且……

    床上只有我原来的一床棉被!

    这个鬼他居然钻到了我的被窝里!

    而我自己,竟然又像前天晚上那样居然还搂着他的腰。

    脑袋还钻在他的怀里,一抬眼睛我吓了一跳!

    居然看见了他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珠子!

    正在盯着我看呢!

    这场景也太尴尬了吧?

    我忙思忖对策!

    该怎么办呢?

    没什么好办法了!

    三十六计,唯有发飙!

    才能挽回我的尴尬!

    于是,我一狠心就手脚并用将他给推下了床!

    想企图用自己强硬的态度表明,我不是主动投怀送抱的!

    魏子勋很凄惨地摔到了地上,从温柔乡一下就落到了冰冷的地板上!

    还真是冰火两重天!

    他还像个委委屈屈的小媳妇儿,欲哭无泪装可怜:

    “小魁……”

    我岂会怕他撒娇?

    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冲他狮子吼:

    “快拿着你的棉被,给我滚回808去!”

    我不能惯着他!

    得了个乱亲人的毛病也就罢了,如今要是再添了随便乱钻女人被窝的毛病,那可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最近那呕吐剂起了作用,没再被他乱亲过。

    现在可倒好,孤男寡女搂在一起睡觉?

    成何体统!

    这个家伙,不给他设个底线他就得寸进尺了!

    以后还不知道得添什么怪毛病呢?

    魏子勋见我态度坚决不容置疑,只得不情愿地抱着自己的棉被出去了。

    不曾想,一出我的房门就迎面碰上了早起的冯子杰。

    他看到魏总从我的房间里出来,而且还抱着个大棉被。

    立刻满腹狐疑!

    魏子勋也略有些尴尬,跟他略打了个招呼:

    “冯同学早啊!”

    冯子杰立刻礼貌回应:

    “魏总早上好!”

    魏子勋赶紧逃回了自己房间!

    冯子杰见他进了808,又看了看我的房间门。

    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敲门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魏总不会是昨晚睡在小魁的房间里吧?

    本来他是不敢主动找我的,可心里的疑惑折磨着他。

    令他做出了异常的举动!

    我还以为是魏子勋呢!

    说什么也不搭理。

    冯子杰敲了一会儿,见我屋里没有动静不由担心起来。

    就尝试着将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刚要探头进去看,我就劈头盖脸地冲他乱吼:

    “魏子勋,你还没完了!鬼鬼祟祟的干嘛?想偷窥本小姐吗?”

    冯子杰被我粗鲁的吼叫,给吓住了!

    在门缝外头,怯生生地回了句:

    “小魁,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儿吧?”

    我一听,居然是冯子杰!

    心里那个后悔呀!

    怎么就把自己最恶劣的一面,表现在他的面前了呢?

    于是赶忙整理了一下乱发,拉扯了一下褶皱的睡衣。

    小跑到门口,主动跟他解释:

    “我不是说你!是骂魏总呢!他老惹我生气!”

    冯子杰看到我忍不住问:

    “小魁,我刚才看到魏总他……抱着棉被从你房间出去了……”

    我一听尴尬了,这都被他给看见了?

    这还得了?

    该怎么解释?

    脑子转了半天,终于想到了借口:

    “啊,魏总啊,是个糊涂蛋!他嫌自己房间的棉被不好,要跟我换!我不干,就给他轰走了!”

    冯子杰听了,居然相信了。

    还好心提醒:

    “小魁,你可以让魏总给前台说说,让他们给换一下就行了。”

    我只得感谢:

    “哎呀,瞧我这脑子!怎么就没想到呢!谢谢你啊!”

    等冯子杰走了,我这才松了口气。

    好险!

    要是被冯子杰知道,魏总睡在我房间里,而且还跟我保持着那样的睡姿?

    他肯定会想歪的吧?

    魏子勋这个家伙,就是不省心!

    老给我惹麻烦!

    今天的游玩项目,是泡温泉。

    我没想到温泉居然还可以玩出那么多的花样!

    室内温泉,户外温泉!

    各色的养生保健药汤!

    有适合女性的,有适合男性的,有治疗失眠的,有治疗皮肤病的……

    每个药汤的温泉池子旁边,都有使用说明。

    我和琪琪选了个美容养颜的玫瑰花温泉浴。

    结果魏子勋和冯子杰嫌两个大男人无聊,非要跟过来。

    池子里大多数都是年轻女性,两个大男人格外醒目。

    但好在他们俩都长得非常帅,一个是古典美男子,一个堪比韩国欧巴!

    倒是引得好几个容貌姣好,身姿窈窕的女孩,频频朝他们俩暗送秋波。

    但琪琪好动,泡了没多一会就觉得无聊了。

    我也觉得挺没意思的,老泡在热水里多没劲儿呀?

    人都要泡肿了!

    琪琪提议还去水上乐园玩,昨天她还没玩够呢!

    可我不想动了,主要是不喜水。

    便想回房间休息,魏子勋也对水上乐园没多少兴趣。

    所以只剩冯子杰和琪琪两个人,去了水上乐园。

    回房间的时候,他偏要跟进来。

    理由就是他在808,老是能看到诡异的画面!

    反正就是赖在沙发上不走了!

    郑武那边有了新的进展,便跟魏总汇报。

    说他仔细研究了卷宗和详细的案情,没有发现关于那个恶鬼面具的任何记录。

    倒是法医的检测报告上,怀疑死者是被一种月牙形弯刀刺中心脏一刀毙命。

    这一点,倒是符合魏子勋看到的景象。

    所以魏子勋相信,他看到的应该就是这起案件了。

    郑武还发来了案件详细资料!

    卷宗记录:

    死者万像北,男,五十岁。

    是去年六月中旬,在808号房间里半夜十二点左右被人杀死的。

    但警察没有在案发现场,发现任何有用的侦破线索。

    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万向北丧偶,曾经是明湖温泉山庄所在地附近一个郊区的农民,死前在滨城城郊经营一家电缆厂。

    所有他住在滨城室内,有套属于自己的高级住宅楼。

    只有一独子叫万雷。

    但奇怪的是,万雷至今仍在老家居住靠务农和打零工维生。

    会不会是这亲生父子之间,有什么嫌隙?

    甚至这儿子万雷,会不会就是凶手?

    郑武还给我们发来了死者的身份证照片,只是照片有些模糊不清。

    而且显得比我的画像苍老一些,所以猜测可能是因为之前是农民,饱经风霜的缘故。

    而后来当了老板,保养得好所以比身份证照片显得年轻些。

    如今的身份证,有效期都是二三十年。

    人的样貌是会发生变化的,会变胖变瘦变老,当然保养得当也有可能显得年轻。

    所以我们倒也没多想。

    郑武还向魏总提出了一个请求:

    “魏总,既然你们就在死者的老家附近,那能不能劳烦去拜访一下死者唯一的儿子,跟他了解一下到底他们父子的关系如何?以及万向北到底有没有什么仇人?我得跑一下他原来的那个电缆厂去了解情况……”

    魏子勋想了想便同意了:

    “那行,我和小魁就去跑一趟了解一下情况。”

    郑武很高兴:

    “谢谢魏总!辛苦啦!”

    让自己的大金主替自己跑腿,嘴当然得甜点儿。

    反正我和魏子勋这大半天也没事可做,便收拾收拾打车去了死者万向北的儿子万雷的家。

    按照郑武根据卷宗记录提供的住址,来到了该卫星城市下属的一个叫松树镇万家屯的地方。

    我们一进万家屯,就沿路打听万雷这个人。

    经过村民指引,终于找到了他的家。

    万雷的家,非常破旧。

    院墙和房屋,都给人一种该翻新了的感觉。

    门口还停了一辆破旧的拖拉机!

    还真的不像有个开电缆厂的老爸!

    莫非他不是万向北的亲生儿子?

    万雷没在家,因为春节农闲他正跟邻居们打麻将呢!

    村民热心地替我们去邻居家喊万雷回家,并跟我们说这个万雷是个单身汉!

    因为家里穷,都三十了还一直没有娶亲。

    家里穷?

    可老爸明明就是个私企老板?

    我和魏子勋听了,疑惑更甚!

    不一会儿万雷就不情愿地回来了,穿了一身脏兮兮的羽绒服,有些蓬头垢面。

    见到我们也不认识,就劈头盖脸地问:

    “你门谁呀?找我啥事儿?我还急着打麻将呢!正赢钱呢!”

    我不禁对他心里不喜!

    心想:

    他老爸该不会是因为儿子不上进,所以才不搭理他的吧?

    魏子勋直奔主题:

    “我们是为了调查你父亲万向北去年夏天被杀的案子来的!”

    万雷一脸懵逼:

    “同志,可是我老爹都死了十年啦!”onclick="hui"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