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u.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可心慈手软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可心慈手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宿国公,可否给某一个解释?”

    “老程,到底什么情况?”

    “程将军,您不是说必赢的吗?”

    武场上,各式各样杂乱的声音响起。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如果还看不出问题那就是真傻了。

    新兵营淘汰了三百人,白虎营就开始一次性淘汰了二十多人,后面虽时不时有个别将士出来,但那数量也太少了。

    不足二百人对比四百六七十人,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看也不像是副将再做人情世故了啊!

    真要让三百人再转身把太子赢了,铁脑袋也做不出这样找死的事来。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新兵营是真的打不过,要输!

    这个结果不光是众臣们想到了,程咬金也想到了。

    此时此刻,久经战场的他竟然有一丝腿软的感觉。

    夭寿啊,谁来救救俺?

    程咬金下意识把头转向李世民,可李世民却毫不犹豫的把头转向一旁,对前者求救的眼神视而不见。

    陛下,如此绝情?

    俺今日怕是真要交待在这里了……

    脑海中一连串的思绪飘过,突然,程咬金想到了办法。

    还有一个人能救他。

    太子殿下!

    只要太子殿下不收赌注,或者少收一些,想来群臣也不会把自己给往死里整。

    是了,必须得求太子殿下。

    程咬金眼睛亮起,想转身冲去找李承乾,又被众臣用身体挡住。

    “宿国公,您这是想去哪啊?”

    “是啊,我等只想要一个解释,宿国公为何畏罪潜逃?”

    “老程啊,跑是别想跑了,今日你哪里也去不了。”

    “程将军,您安心待着,军队里有属下照看,尽管放心。”

    这一刻,程咬金众叛亲离。

    但生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他显然不愿就此束手就擒,沉痛开口道:“诸位,俺也压了数万贯,俺也是受害者,俺与诸位是一伙儿的,咱们应当一起去找冯胖子的麻烦才是。”

    众人摇头,依旧紧盯着程咬金。

    冯副将,摊不起这么大的事儿。

    程咬金窒息,只能用出最后的绝招,拆东墙补西墙。

    他道:“俺知道这次事件俺脱不了责任,但毕竟事已成定局,咱们更应该想出积极的方法来应对它,不如这样,由俺老程去求殿下开恩,让殿下少收一点赌注可好?”

    少收一点?

    这个话题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略微思索又发现却如程咬金所言,当事情已成定局之时,揍他一顿也没用了,最好的办法是及时止损,把损失降到最低。

    似乎,让他去求殿下开恩,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

    众多大臣对视一眼,皆发现了其中蕴含着意动。

    而其中最为浓郁的,还得数李世民。

    别忘了,他前后可压了八十万贯。

    这么大一笔钱,除非从内库里面搬不少古玩字画等等,他还真拿不出来。

    可一个皇帝或者说一个父亲,欠自家儿子钱,这也太不像话了。

    此时见程咬金自告奋勇,李世民也坐不住了,轻轻咳嗽两声,出言道:“愿赌服输乃是正理,你们围着知节做甚?”

    “是极是极,陛下教训的是,倒是臣等境界低了。”长孙无忌接话道。

    “陛下不愧是陛下,不像臣等还被这等俗物迷了眼。”房玄龄苦笑道。

    “多谢陛下。”

    最终,程咬金泪眼朦胧拱手道谢,但在离开前又被李世民叫住。

    后者和蔼道:“别的朕不管,八十万贯你不砍掉,就别回来了。”

    ……

    一刻钟后。

    程咬金现在李承乾面前,梨花带雨~

    “殿下啊,求你救救俺啊。”

    “俺老程要被他们打死了啊殿下,呜呜呜。”

    “早知道殿下练兵这么厉害,俺老程是怎么也不会接这活啊,嘤嘤嘤。”

    “殿下~~~”

    面对程咬金的表演,李承乾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些想笑的感觉。

    打仗我现在也许不如你,但演技这辈子你都追不上我。

    “宿国公,两百万贯啊,你觉得可能吗?”李承乾毫不留情道。

    “是不可能。”

    程咬金点头认同,但他敢来肯定有所依仗,当即开口道:“殿下,只要您愿意放我老程一马,下次下下次比试殿下都能赢。”

    李承乾眉头微皱,道:“程叔,你这是要徇私吗?”

    程咬金干笑道:“殿下,说徇私算不上,这是俺老程对大唐继承人做一点点贡献罢了。”

    “呵。”

    李承乾笑了,干脆道:“程叔就这么自信你一定能赢?”

    程咬金认真道:“殿下,当然能。”

    “这次虽然俺老程输了,确实是各面因素都有,不仅轻敌落入圈套,真正战阵演练的优势也一点没有体现出来。”

    “都不说以后也许会在平原或攻守城池方面比拼,就算还是山地战,俺也有信心一定能赢。”

    “刘仁轨俺了解过,还是太过年轻了。”

    接着,程咬金直接把这次比试的细节一一道来,并且如同下棋般,将白虎营的招数破掉,转手再施以杀招。

    李承乾不服气,当即更改策略,与程咬金比划了一番。

    结局,有些不尽人意。

    “程叔不愧是沙场老将,就这下饵一事竟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李承乾拱手道。

    殿下这是认输了?

    程咬金心中一喜,这是他最想看见的情况。

    其实在他看来,彩头一事本就是李承乾随手为之,钱财对于太子来讲完全没有足够的吸引力。

    真正能让殿下开心的,还得是有机会掌握更大的军队力量。

    而这个机会,俺老程能给。

    只要自己能证明拥有战胜殿下的实力,再告诉殿下自己可以放水,那么殿下会怎么选择?

    说实话,程咬金很有自信。

    是以,在听见李承乾这样说后,程咬金眼神中带着止不住的笑意道:“雕虫小技,雕虫小技罢了,俺还是……”

    “等等。”李承乾打断道:“程叔的意思我明白,但战场上用一半的将士来当饵,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过分?

    程咬金微微笑道:“殿下,这有何过分一说,战场上将军本就以取胜为目的,必然不可心慈手软。”

    既然如此……

    李承乾笑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