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u.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第一百五十三章 皇帝挖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 皇帝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武场。

    李世民带着百官现在一侧,白虎营与新兵营现在群臣对面。

    神色不一。

    嗯……不仅神色不一,连着装也不大一样。

    新兵营大多数将士已经把盔甲脱掉,身上只余一丢丢内衬,甚至不少连内衬都脱了,光着膀子站在武场上。

    即便如此,也是阵阵恶臭熏天。

    看见这一幕,众人也失去了问话的兴致。

    别说为何白虎营战损不过十一,而新兵营团灭这种小小的疑惑。

    就算这一千人进山生了五百个孩子,群臣也提不起丝毫兴趣。

    就这吧,太臭了!

    “诸位将士辛苦,快去洗洗吧。”

    李世民象征性的宣布了第一次军事演习结束,直接发声解放了新兵营。

    随后,他才把目光放在白虎营身上。

    讲道理,这个结果确实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

    白虎营以四十二人的‘阵亡’代价,直接团灭了新兵营五百人。

    甚至最后出来的那二百来人,精神状态已然接近崩溃。

    自古以来便有这样的话:“凡伐国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胜为上,兵胜为下。”

    白虎营的做法,无不契合这一点。

    这就让李世民对指挥此次作战的将领有了兴趣,以为自己遗漏了某些散落在民间的天才。

    当初在科举结束后,他吼出的那句‘天下英雄尽入吾榖中矣’可不是为了装逼闹着玩的,而是内心由衷的希望。

    是以,在发展了这颗沧海遗珠后,李世民第一个反应就是收入囊中。

    “所有白虎营将士,赏千金,赐锦缎一匹。”

    “另外,吴小三、丁时俩人配合有功,加赏上等唐刀一把。”

    “刘仁轨指挥调度有功,赏……”

    一番赏赐后,李世民让来福召来刘仁轨。

    俩人之前见过一面,但那是因为刘仁轨以九品逆斩五品官员之时,属于犯错。

    虽然当时李世民认为刘仁轨很是耿直,并没有惩罚于他,可俩人也没有过多交流。

    今日一聊,当属首次。

    “正则,坐。”

    唤来刘仁轨后,李世民很是和蔼的称呼刘仁轨的字,以表达亲近之意。

    “多谢陛下。”刘仁轨拱手道,面色较为平静。

    “哈哈,面对朕还能保持不卑不亢,正则倒也是字如其人。”李世民夸了一句,开口问道:“这次白虎营能获胜,正则居功至伟啊。”

    “陛下,这臣可不敢当,臣只是严格执行殿下所定策略而已,并无出彩之处。”刘仁轨连连摆手。

    “太子?”

    李世民轻笑一声,佯装不满道:“朕那儿子有多少能力朕不知道吗?是你的功劳那就是你的,朕看得清楚。”

    “陛下,臣所言当真,绝无虚假啊。”刘仁轨叹了口气,有些难受。

    早听闻陛下和殿下多有不对付,没想到双方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向来只听过上司抢下属功劳的,就没见过下属冒领上司的功劳。

    陛下此举,不是害自己与殿下有所间隙吗?

    殿下对自己那么好,在党项一战出现问题时,既没有怪罪自己,还亲自犯险前来搭救。

    这是救命之恩啊。

    更别提突袭党项还是自己出的主意,这叫什么?

    知遇之恩啊。

    我刘仁轨岂可做这种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事……

    就在这时,李世民却突然转移了话题,把俩人交谈的内容转移到了军事演习上,详细询问其中过程。

    对此,刘仁轨自是毫不讳言,将所有细节一一展露,并在每一句话后边加上这是殿下的想法。

    但这般情况在李世民眼中又是另一种理解了,各种细节信口道来,这不恰恰证明想到这些策略的人正是刘仁轨么。

    不得不说,刘仁轨确实是有大才。

    一次军事演习打到最后,把‘新兵营’全员淘汰,折磨的没有人样了,担任裁判的百骑愣是没看出双方具体实力。

    唯一传到李世民耳朵里的,只有一点……

    跑得快!

    这是什么意思?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或者说无限利用自己的优点,把均势的对局打出一种以强击弱的效果。

    这么令人惊叹的操作,能是自家儿子想出来的?

    李世民不信,撇嘴道:“正则不用再说了,所有的一切朕都知晓,明日起你到兵部报道,朕给你机会。”

    说完,李世民还摆出一副我理解你的神情。

    这个表情,让刘仁轨急了。

    说实话没人信?

    再说殿下对自己这么好,自己能冒领殿下功劳吗?

    天哪,还有去兵部报道……

    报什么道?

    我刘仁轨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鬼,谁也不要想拆散我与殿下。

    这一刻,刘仁轨想说出殿下道出的十六字真言。

    但下一刻,门外传来李承乾惊喜的声音。

    “阿耶,此言可是当真?”

    “自……自然。”李世民嘴里说着自然,表情却稍微有些不自然。

    显然,被自家亲儿子发现自己挖墙脚,着实有些尴尬。

    “殿下,某没有答应,某不去,某这辈子就跟着殿下一人。”刘仁轨神色慌乱,脸上挂着被捉奸在床的愧疚,连忙解释。

    “害,跟着我做什么。”

    李承乾摆摆手,大义凛然道:“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学习,现在跟着我能学到的东西太少,去兵部磨练一番刚好合适。”

    “殿下……”刘仁轨嘟着嘴喊道。

    “行了,此事就这么定了,不过你可不要以为让你去兵部锻炼是开玩笑,若是我对你的考核不达标,就别想回来。”李承乾认真说道。

    刘仁轨沉思半晌,依依不舍道:“殿下放心,某自当竭尽全力。”

    俩人一番主仆情深的模样恶心到了李世民,双眼中透着浓浓的不可思议。

    朕让你当官你还不乐意?

    不乐意就算了,还说是为了来学习的,学完了回去?

    回去能干啥?

    太子又能给你什么?

    就在李世民心中十万个问题疯狂轮转时,刘仁轨似乎与李承乾商量完毕,转头看向李世民。

    一本正经拱手道:“臣愿去兵部报道,多谢陛下抬爱,臣感激不尽。”

    抬爱?

    没爱了你知道伐!

    李世民死抿嘴唇,正在烦恼之际,程咬金……

    他开口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