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u.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其他类型 -> 情人如潮-> 18. 第十八章 给唐宝霞要高利贷欠款一枪把矿长保镖帽子打飞

18. 第十八章 给唐宝霞要高利贷欠款一枪把矿长保镖帽子打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1章  第一卷]

    第18节    第十八章 给唐宝霞要高利贷欠款一枪把矿长保镖帽子打飞

    我把和小华已经办好结婚证的事告诉了张悦和范丽丽,她们看和我结婚已经不可能,但想我时仍然找我做爱,只是做爱的次数少多了。韩慧媛带着孩子到南方和对象一起打工去了,她们在那租了一个平房,韩慧媛的婆婆看着孩子,韩慧媛在一个服装厂上班,郭靖在一个电子厂上班。生活还算可以。韩慧媛偶尔会来个电话。高伟和我在一起上班,她如鱼得水,想我时,就找我做爱。

    唐宝霞真来市里找我了,她自己开着一辆桑塔纳轿车,没带司机。我把她安排住到了宾馆,中午请她吃了顿饭,她喝了不少酒,说:“我太喜欢你了,给你打几次电话,你都不到我哪去,昨天你一给我打电话,我高兴地半宿没睡觉。今天就赶紧找你来了。”我说:“是我工作太忙,没去你那。”她说:“净瞎说,是你看我长得不好,不喜欢我。”我说:“不是,不是,看惯了,你长得挺好看的。”吃完饭后,她叫我回宾馆陪她,我说:“我还有事,晚上吧。’”

    她问:“你晚上几点来?”我说:“晚8点。”

    晚上下班后,我和小华一起吃了饭。小华说和我到新家去住。我说:“你自己先去吧,我晚上来个客人,我去火车站接站,安排好后,再回去。”小华自己回到新家,我开车到宾馆找唐宝霞。

    来到宾馆,敲了三下唐宝霞的房门,唐宝霞一丝不挂的把房门打开。我说:“你也太开放了。”她说:“这不是只为你开放吗。”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拉到床边,为我脱衣服。给我脱完后,便急急忙忙的和我做爱。我又被这个大身坯子胖胖的女人蹂躏了一顿。

    躺在床上休息,我说:“你的生意怎样?”唐宝霞说:“还行,就是有一些款不好要,对了,你是法警,你帮我要要款吧。”我说:“哪的不好要。”她说:有一个县的煤矿的矿主欠她100万,加利息要130万。因为他那有几个没有采矿证的小煤窑被公安局给炸了,赔惨了,现在只有两个大点的有采矿证的煤矿在生产。她派人要了几次都因没钱,没要来。我说:“你都要不来,我能要来?”唐宝霞说:“你是法警,你去好要些,你给要一下吧。”我说:“要来后有啥好处。”她说:“我陪你多睡几觉。”我说:“我不要这个。”她说:“你又嫌弃我。”我说:“不是。”她说:“放心吧,你要回来后我给你10%的提成。”我说:“这还行。”她拧了一下我的鼻子说:“你就知道钱。”我说:“疼。”她赶紧用嘴吻我的鼻子,并说:“对比起,我的宝贝。”完后又爬到我的身上。吻我的嘴唇,和我做爱。

    欠唐宝霞的煤矿主叫赵单一,人如其名,他只知道经营煤矿,不知道干别的买卖。然而,由于内部消息少,他的几个煤矿没来得及出售就被县公安局的给炸了。买矿的几百万款全赔光了。他平常在正生产的一个大矿祚林矿上班,我和法院请了假,独身一人赶到祚林矿要款。

    祚林位于沈东和眉山地区交界处,哪里有山有水有平原,最主要是地下全是煤。来到祚林矿所在的祚林镇,一眼望去,到处是黑色的煤。有堆成山的矸子山、有洗煤厂的煤堆,有矿山的煤堆,矿山专用铁路走的是拉煤的火车,公路走的都是拉煤的汽车,公路被黑色的煤渣覆盖。公路两旁的住房、树木、庄稼上面覆盖了一层黑色的煤粉,人们的脸上都是一层黑煤粉。真是大好河山一片黑。到祚林煤矿见到了赵矿长,和他说明来意后,他说:“我这资金太紧张,真是不好意思,款真还不了。但是你放心,现在我们正加快掘进速度,多开了几个巷道,这样我多卖些煤,等煤款回来后,优先安排还你们的款。”我说:你开巷道多了,要注意通风,别瓦斯太多了。赵矿长说:“你放心,安全措施我们会做的。这样吧,让我们主管安全的张矿长带你到井下去看看,参观参观。”我说:“行。”张矿长带我到井口,这时正有一个工人坐缆车从井下上来,车还没停稳,他就赶紧对张矿长说:“张矿长,井下瓦斯超标,你看怎么办。”张说:“超的严重吗?”“不是特别严重,但有爆炸的风险。”张矿长说:“我下去看一下,你去给大刚要个新的安全帽,一会你带他下来看看。”说完,张矿长和10个工人一起坐缆车下井了。

    等了一会,那个工人给我找来一顶新的安全帽。我戴上它,等缆车上来。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一股气浪从井口涌出。井下瓦斯爆炸了。我被气浪掀倒了,幸好带着安全帽。身体没受伤。

    大型风机调来了,6台大型风机从风井和矿口往里打风,矿山救护车、消防车开来了,矿山救护队员下井施救,矿长、乡长、县长都来了,矿长和我说:经过下井初步勘查,井下4人全部遇难。我说:“不对呀,我刚才”说到这赵矿长和我说:“你等会再说,我带你去办公室谈。”来到办公室,赵矿长说:“你刚才想说什么。”我说:“我亲眼看着下到井下11人,包括张矿长。你怎说4人。”赵矿长说:“煤矿每年死几个工人不算事,这是避免不了的。但一下死几十个,这事让上面知道了乡长、县长都要被处理,甚至被撤职查办。我也要被查办,甚至判刑。所以县长说:这次事故往上只报告死亡四人。现在我们这外人只有你一个知道真相,还请务必保密。只要你做到保密这点,我差你们的钱明天就叫财会给你。今天太晚了没法去银行取。”我说:“没问题,一定保密。”

    晚上,我到矿外面的一个小饭馆吃饭,遇到了堂弟建军,建军也在这个矿下井,我说请他一起喝酒,他说:“到我这我请。”他要了两个炒菜一个凉菜一个花生米,一瓶祚林老酒。我们喝了起来。他说本来他是晚上班,听到矿山出事了,赶紧过来看看。我说:“以后能找到别的工作就别下井了,太危险了。”他说:“我知道,但找别的工作不好找还挣钱少。”我说:“那你就自己在家搞点养殖,种植什么的。也别再下井了。”他说:“行。”后来他不再下井,在家养了几十头猪。

    我问建军:“死了几个人。”建军说:“听说死了4个。”“每人给多少抚恤金。”“每人4万。”我说:“4万太少了。”建军说:“在我们这穷地方,4万不少了。”

    正谈着,突然看到矿门口有一女的哭着喊着:“救命!救命!”被两个大汉塞进了吉普车。车子发动起来向矿外驰去。我问建军:“这是怎么了?”建军说:“她是矿里统计员,张副矿长的情人,她给副矿长生了个女儿,这次张矿长死了,她也找矿长要抚恤金,矿长不给她,她就闹,还说去告矿长。估计是矿长被她逼急了,要把她扔进废矿井。”你们矿长就这样草菅人命。建军说:“哎,我们这山高皇帝远,山里有狼和豹子,经常有人被豹子吃了。所以,一些要坏厂长、矿长事的人,经常被扔进废矿井,或被绑着扔到山里喂狼、喂豹子。这女的没被绑着,估计是要扔进废矿井。”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放高利贷的都不敢惹这矿长了。

    我想到这说:“你带我去废矿井,去救他。”建军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管了。”我说:“我必须管,我是人民警察,不能看着人民受难我不管。”我这次来这里知道这里事不好办,而且这里野兽多,很危险,就把警车开来了,还把高伟的手枪借来了,用来防身。我和建军也不吃饭了,结了帐,到外面开着警车,风驰电掣般向那辆吉普车追去。我开的是桑塔纳轿车,他们那里道路不平,不如吉普车好使。等快到废矿井时,才追上他们。这时他们两人拉着那女人正往废矿井走。那女人拼命的喊救命。我和建军冲到了他们前面,大吼一声:“站住,把她放了。”挡住了他们去路。这时我们后面两米就是深达几百米的矿井。这时其中一个一脸麻子的家伙说: “李建军,你来干啥,别坏矿长的事,否则把你们一块扔下去。”我当时没穿警装,我说:“我是警察,你们赶紧把她放了。”另外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说:“别瞎说了,我们这的警察我都认得,你是哪的警察。快滚。”他俩拉着那女的继续往前走,那女的用可望生存的眼神看着我说:“兄弟,救救我!救救我!”我一看不行,他们在往前顶,会把我俩顶到井里的。我“刷”的一下拔出手枪照着走在前面戴帽子的家伙头上就是一枪。“砰”的一声。那家伙的帽子被我打飞了,脑皮被子弹擦破流出了鲜血。他俩一看我有枪,而且真用枪打他们。他俩放开那女的,扭头就跑。那女的吓得瘫软在地,站不起来。我没有去追他们,任由他们开吉普车跑了。我和建军把那女的扶上车,向镇里开去。在车上那女的一个劲的感谢救命之恩。我经过询问才得知,这女人叫石丽萍,她老家在江西,在沈阳上的大学,毕业后来这里上班,自己一人在这里,精神很空虚。因为张矿长经常下井,他妻子在县城,他回去的时间少,很空虚,工作上,他俩又长接触,最后就好上了。她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女儿放到老家让孩子姥姥带着。这次张矿长没了,她和孩子生活没了依靠,想和赵矿长要些抚恤金,矿长不给,她就说要去告发他,说死了25名矿工。矿长就想杀掉她。我问:“你还想在这上班吗?”石丽萍说:“我不干了,我回老家。”建军说:“我也不干了,我回家养猪去。”

    晚上,我在镇宾馆租了两个房间,我和建军住一个屋,石丽萍住一个屋。第二天上午,我带着他俩来到矿长办公室,找到赵矿长。那两个打手昨天晚上就向矿长汇报了,一看我带着他们俩来,就明白了。我说:“赵矿长,他俩不在这干了,你把他们工资都结了,石丽萍抚恤金4万块钱我给。”我又对石丽萍和李建军说:“你们走后,矿上发生什么事了,死多少人谁也不许乱说,谁说我毙了谁。”石丽萍和李建军说:“你放心,我们不会说的。”矿长说:“谢谢了,石丽萍的4万我个人出。不用你出。”我说:“行。”厂长让财会把他俩的工资发给他俩,又给了石丽萍4万。把130万欠款给了我。临行前,我和厂长说;“你们可不能再找他们麻烦。”矿长说:“不会,不会。”

    我开车把表弟送回了家,给婶子了1000元钱。完后,我开车把石丽萍拉到沈东,送她上了去江西的火车。

    唐宝霞还在沈东等着我,没有回去。我到宾馆找到她,把装着130万的密码箱往床上一放说:“130万,你点一点。”唐宝霞打开密码箱,大概点了一下。完后,一下抱住我说:“亲爱的,你太有本事了,我爱死你了。”他抱着我的头,把我的脸吻了一遍。说:“你在这里拿走10万。”我说:“行。”她抱着我躺在床上,说:“我想要你。”我说:“别了,我太累了。”她说:“怎么了。”我就把到祚林发生的事和她说了一遍。她说:“你太伟大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吧,你累了你在下面别动,我在上面动,我好好慰劳慰劳你。”这样我们又做起了爱。这是第三次和她做爱,和她做爱习惯了,也就不太讨厌她了,还有些喜欢她了。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