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生杀予夺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生杀予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李承乾在宣政殿中,叹息一声,将手上的奏折直接丢在了书案上。

    他现在的精神,总是集中不起来,就算是强打着精神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也总是觉得十分疲惫。

    “陛下,侍御史来俊臣大人,在殿外求见陛下。”宣政殿外的内侍走进来说道。

    “来俊臣?他来干什么?”李承乾问道。

    来俊臣可是有一段时间没什么动静了,最近这些日子在朝堂上也是安安稳稳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只是在私底下,好像也并没有老实到哪里去,怎么,今天进宫来,是要开始折腾了吗?

    李承乾现在心累,也没有心思耐着心陪着来俊臣,看他怎么折腾,所以语气之间,有些不耐烦。

    “这.......奴婢未曾询问。”内侍小心翼翼的回应道。

    一般外臣进宫来面圣是为了什么,他们这些做内侍的是不能问的,以免旁人说宦官干政,又或者,对宫中消息保密造成威胁,因此,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但是今天,李承乾就这么随口一问,谁也没想到陛下会这么问,所以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

    “也是。”李承乾话说出口之后也反应了过来:“罢了,让他进来吧。”

    “是。”内侍应声道。

    少顷,来俊臣从殿外走了进来,躬身行礼。

    “臣侍御史来俊臣,参见陛下。”

    “免礼,来大人,今儿个进宫来见朕,可是有什么要事?”李承乾抬头看着来俊臣问道。

    “回陛下,实则,也算不上什么要事,臣也知道,陛下因为燕王殿下过世而心力交瘁,虽然陛下嘴上不说,但是国事操劳,臣觉得,陛下最近劳心劳力,精神劲儿,着实没有以往好了,因此,臣准备了一些亲戚家从外地送来的特产补品,送进宫中,给陛下尝尝,臣万望陛下能够保重龙体。”来俊臣躬着身子说道。

    “嗯,算爱卿有心了。”李承乾说道。

    且不管来俊臣进宫是有什么目的,既然人家是来送东西的,也足见孝心,李承乾也不能说什么。

    “另外,最近臣在长安城巡访的时候,也见长安城最近,有不少人家在操办着一些.......较为热闹的事儿,臣以为,燕王殿下去世,也勉强算是国丧,虽说不必长时间要求百姓如何如何,但是至少在一个月内,不能如此张扬操办家中喜事,因此,臣觉得,此事应当让礼部,多多费心一番。“来俊臣说道。

    李承乾点了点头:“嗯,那就让礼部如此办吧,别的地方不用管,就长安城如此便好。”

    实则这样,也算是给李承乾一个心理安慰了,不然自家有丧事,看着别人家吹吹打打办喜事儿,那心里得多糟心。

    “还有别的事儿吗?”李承乾问道。

    “并无。”来俊臣说道。

    “嗯,那就退下吧,朕有些乏了。”李承乾说道。

    “是,微臣告退。”来俊臣躬着身子,退出了宣政殿。

    当来俊臣离开宣政殿之后,李承乾眼中寒光一闪。

    “临安啊,你说,这来俊臣,为了跟朕说这件事儿而进宫,他是有什么目的?”李承乾问道。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临安躬着身子说道。

    “反正啊,朕看着他的脸,就觉得,他是憋不出什么好事来。”李承乾说道:“百骑司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百骑司的人说,来俊臣曾将自己身边的亲信王弘义,派遣到东山县的庄子上,至于王弘义在庄子上,倒是没有做什么事儿,就是住在庄子上的客栈之中,每日在庄子上溜达。”

    “每日在庄子上游手好闲的溜达?就这么一个庄子,有什么好溜达的?要说不是去生事的,朕可不相信,毕竟,那时候齐国公在庄子上,厥儿也在庄子上,而医儿........他也在庄子上。”

    那个时候庄子上可是汇集了不少人啊,王弘义那个时候到庄子上,是去做什么的?

    “但是,百骑司的人并没有查探到,他们有什么动作。”临安说道。

    “还是不能放松警惕。”李承乾说道:“这个来俊臣,现在朕还不舍得杀他,朕,还得用他。”

    “是。”临安应声道:“奴婢会继续暗中安排的。”

    来俊臣离开宫中,冷笑一声,上了停在宫门口的马车。

    有些事,他需要做的,也只是点到为止即可。

    皇宫中,李厥的宫殿。

    “殿下这次在外面这么长时间,妾身在宫中可是一直在为殿下担忧。”鄂王妃端着茶水,送到了李厥的面前:“怎么每次殿下出宫,都能遇到不好的事情呢?还真是邪门了。”

    “唉,慎言。”李厥接过茶杯说道:“你还不懂。”

    对于父皇指婚给自己的这位姑娘,李厥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喜欢,但是也不能说厌恶,只能说感觉平平。

    不过如今木已成舟,还能如何?凑合过吧,反正一辈子也不就是这么一会事儿吗?自己好歹也是个王爷,就算不喜欢,以后遇到喜欢的,接进王府之中养着,也是一样的。

    李厥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心大的,因为不是自己想要的,其它的都无所谓了,打不了客客气气的,相敬如宾就是了。

    “妾身如何不懂?您自己想想,第一次出宫,跟随齐国公,结果呢?在长安城外遇刺,妾身和母后得知这消息之后,吓得心惊胆战的,母后连茶杯都端不稳了,妾身更是吓得差点儿运到,第二次呢?到庄子上去住,结果又眼睁睁的看着燕王过世,您说,这两件事儿,哪件好了?”鄂王妃说道:“依妾身看来,殿下您还是少与齐国公来往的好。”

    “胡说八道!”李厥将手上的茶杯往桌子上狠狠一放:“这就是你想要跟本王说的?”

    “殿下.......这......妾身说的有什么不对吗?”鄂王妃说道:“作为殿下的身边人,若是不为殿下担心,那妾身这个鄂王妃,也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你担心我不管,但是有些前面朝政的事儿,你不要搀和,另外,旁人的谗言,你也少听,有些事,好不好,本王自己心中清楚。”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